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闲云集》自序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5月28日 10:04:45

  戴霖军

  如果说中华传统文化是清清的流水,那么诗词就是曲水流觞中那觞醇醇的美酒;如果说中华传统文化是巍巍的山峰,那么诗词就是喜马拉雅山上那朵洁白的雪莲;如果说中华传统文化是无尽的宝藏,那么诗词就是宝藏中那颗最璀璨的明珠。

  我爱诗词,一如世人爱酒、爱花、爱明珠。

  由于出身于贫穷的农民家庭,上学时又恰逢成天只背红宝书的令人难忘的特殊年代,大好的少年时光,只会背几首口口相传的童谣,浑然不知唐诗宋词为何物。中学时,30余首毛泽东诗词成了我之于诗词的爱不释手的启蒙读物。以至于时至今日,我背得最顺溜的诗词还是毛泽东诗词。

  恢复高考那年,我有幸跨入大学殿堂。学业之余,常跑图书馆。当时,借得最多的不是专业书,而是文学作品。一次,偶然翻见一本关于诗词格律的小书,看着看着,就被其中的平平仄仄吸引住了。于是乎,登记,借阅,摘录,模仿……

  不过,真正学诗,还是大学毕业之后的事。那年回乡探亲,与那时的女友、现在的妻一起,去拜访我们在公社电影队时的共同的师父——张晓邦老师。交谈中得知,1981年8月,张老师与4位同好结社龙山,成立了浙江全省最早的诗社之一——宁海跃龙诗社,张老师任社长。听说我喜好诗词,便邀我加入诗社。我当然求之不得。于是附庸风雅,学着写诗填词。《长相思》《中秋寄怀》等,就是那时的习作。只是随着双胞胎儿子的降生,随着我调回宁海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一天到晚忙得团团转,再也没有了“闲情逸致”。尽管后来张老师推我为跃龙诗社副社长兼秘书长,但我却鲜有精力参与诗社事务的打理,亦鲜有好的作品交出。惭愧!直至2010年参加跃龙诗社成立30周年庆典之后,才又重新激活了那份诗心。集子中的大部分作品,也都是最近五六年创作的东西。

  国运昌,文运昌。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诗词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央视两季《中国诗词大会》的播出,无疑成了诗词复兴的催化剂。去年,我的家乡获评“中华诗词之乡”。如今的宁海大地,处处充满诗意。在这里,诗词进机关、进农村、进学校、进企业、进社区、进景区,走进了寻常百姓家的日常生活。毫无疑问,诗词也已然成为我的生活乃至生命的一部分,将会伴我终生。

  我悄悄地对诗词说:诗词,我爱你!我将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