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复明之殇》序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5月28日 10:04:44

    浦子

  有梦想的生活,很好。

  我的文学老友童遵森,就与我,与天下数不清的文学爱好者创作者一起,做文学的梦。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这个国家正从万劫不复的荒唐岁月中走出来,也被雅称为“拨乱反正”的时代,被禁锢太久的文学梦,如春天的野草一般,四处蔓延起来。国家出台促进文学艺术创作和繁荣的政策,以至于我们这个小县城,也在县文化馆的创作干部鼓动和辅导下,来自于前童供销社的童遵森,还有全县各地各条战线的,包括我这个从宁海中学毕业在家乡种田的文学爱好者,集结在文学的旗帜下。那个时候,召开笔会一个星期、半个月、二十天,是正常的现象。我们经常以文学的名义聚会于宁海县政府招待所、深甽山里的南溪温泉、闹市中心桃源桥的东方宾馆等当时最为高档的宾馆和招待所。于是我结交了县里许多朋友,童遵森就是其中之一。

  谁能持续不断的做梦呢?我后来外出读书,回来后参加工作,可能在不同领域之故,曾经有一段时间与之失去联系,但总会读到他的作品。我想起,一起走入文学创作的朋友中,有进入政界的,有下海经商的,有外出求学并在外就业的,其中较多人放下了手中的笔。但几十年来,童遵森在前童镇,他的作品就如山上的杜鹃,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变成县里文学创作一个恒定的风景。与别的作家从大专院校或身处城市不一样,他是一个自学成才的作家,且一直处于山区小镇。虽然天赋聪明,那里的空气如民风一般纯朴,但他的毅力更令人钦佩。他没有经过系统的中文教育,硬是凭着自己对文学创作的爱好,以阅读国内出版的选刊之类的文学杂志作为养料,甚至很少读外国文学,也很少与国内文坛交流,甚至少有与县城的文友交往的举动,可以说是远离所谓的文坛。就这样,他我行我素,一直孤步自芳,独步创作之路。前童是一个古镇,自从明代大儒方孝孺执教此地传播文明以来,历几百年文人名士辈出,文脉相传不断。儒雅内敛执着的童遵森,就是典型的前童文人中的一个。

  谁能规定梦景的单一呢?阅读他的作品,几次与他短暂的交谈,都无一例外地论及他对于文学创作的创作手法问题。与别的作家吸收不同流派如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等手法不同,童遵森就坚守一个手法,即现实主义。对于文学是人学这一定论,他不反对。但他更多的强调人是社会的人,强调文以载道。他说作品总要对社会有用。他总是以尖锐的揭示社会问题,作为他的题材首选。本集子中的《一个女囚的自白》声讨农村基层治理中的不正常现象,《复明之殇》批判了社会生活中(包括官场)的不健康思维模式,集中体现了他的文学理想。他说他往往是先确定了作品的积极主题,再续写故事和人物。他不断地加强自己身上作为作家的社会责任感。他例举了时下采用现实主义手法获得成功的作家如汪曾祺、刘庆邦、方方、王祥夫、付秀莹、范小青,以及王安忆中后期的作品的语言及叙事风格,他自认为“是非常欣赏的,对我也产生一定影响。”我表示肯定。我也以为,中国作家在现实主义手法运用及写作上,甚至还没有超过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为代表的那一代作家的成就,更不用说《红楼梦》,超不过苏俄时期的《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超不过欧洲的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等作家作品。就这一点,我也非常欣赏他的执着。但愿他身体力行,能把现实主义的创作推进一些,哪怕是一点点的距离。目前中国文坛作家以所谓的各种主义作为标榜,以为这就是中国文学的未来唯一方向,这一点,童遵森表示怀疑。如果说,在大家都热衷于奔一条路的时候,童遵森不向往。他以不变应万变。他希望以自己的不变,成为文学界的异数。况且,他例举的作家中,也走了他同样的道路。这种可爱的异数,就改变了梦景的单一。

  谁能阻止梦想呢?我是童遵森的老朋友,我更不是文学评论家,我不能以自己的喜好来评判他作品的优劣。都说一百个人眼里,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文学作品的评判需要经过广大读者,最重要的是时间的评判。但愿他的作品能得到广大读者的喜爱,并经受时光的淘洗,不仅仅是当下,在未来也散发出文学迷人的光彩。

  老朋友童遵森几次约我为其作品作序,其情难却,硬着头皮却是认真写了这些感想,权作为序吧。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