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宁海新闻

雪野 与他的儿童诗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8年06月04日 10:12:10

  ●记者卓佳洋

儿童诗研究中心揭牌

雪野诗集

  诗歌是中国文学发展史中具有生命力、代表性的文学体裁,从上古歌谣、《诗经》、《离骚》到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再到今天的现代诗,诗的传统源远流长。如今,在少儿教育领域里,儿童诗作为一个重要内容,受到了颇多关注。宁海诗人雪野就是其中的领头人之一,今年是他从事儿童诗创作与教学三十周年。近日,雪野回到宁海,在这个儿童诗教学的启航地,举行了新书《风忘了回家的路》首发式和“千课万人”雪野儿童诗创作与教学三十周年研讨会,并在力洋揭牌成立了全国首个儿童诗研究中心,为宁海儿童诗创作与教学开启了新征程。

  1

  按照读者的学龄、学情,儿童诗可以分为:低幼诗,包括童谣和儿歌,适合学龄前、小学低段的孩子阅读;童诗,特指小学中段孩子阅读的诗,适合二年级到四年级的学生阅读;少年诗,指适合小学五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孩子阅读的诗。低幼诗讲究声韵节奏,孩子可以用来游戏、吟唱,童诗则有一定的叙事情节,保有儿童想象,可以不押韵,少年诗多为具有思辨色彩的寓言诗、童话叙事诗、哲理诗等。

  1979年,对儿童诗来说,是个令人鼓舞的年头,这一年2月,《儿童诗》杂志在上海创刊,成为儿童诗坛的一大喜事。《人民日报》等媒体呼吁儿童文学作家提笔为孩子们创作儿童诗,开启了儿童诗创作与教学的春天。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作家、特级教师邱易东开始在自己执教的四川万源镇的一所小学尝试童诗的写作教学,并取得明显成效,选编出版了《捉迷藏的眼睛》、《地球的绿眼睛》等多本校园诗集,王纳什、邱笛等小诗人出现在大诗人关注的目光中。

  上世纪80年代后期,宁海城中小学在雪野的带领下,以点带面地在全县开始儿童诗教学的实践与研究,迅速点燃了儿童诗教学的火种,影响波及浙江金华、杭州等地。冰心、严文井、陈伯吹等文坛前辈予以极大的鼓励。儿童文学理论家蒋风、诗人圣野等也身体力行投入到诗教工作中来。自此,浙江、上海、江苏、重庆、福建、湖北、广东等地的一大批学校参与了儿童诗教学实验,儿童诗教学“星火燎原”。20多年来,一大批儿童诗教学的学校、诗社、指导老师、小诗人和他们的成果引发了儿童文学界、教育界的重视。我县实验小学、竹口小学、西店小学,北仑区实验小学,慈溪市庵东镇中心小学等校纷纷开展了教学研究,组建了“六月诗社”、“童声”、“岩河”、“小浪花”等数十个诗社,出版了20多本儿童诗集。杭州、金华、温州等地也相继出现了“圣野诗社”、“鲁兵诗社”、“小脚丫”、“文阁诗社”等。

  2006年8月,雪野在宁波创建中国儿童诗网,为儿童诗爱好者创建了一个沟通平台,2007年10月,中国儿童诗写作教学讲师团成立,2008年3月《中国童诗》杂志创刊,儿童诗发展生机勃勃。

  2

  儿童为何能与诗结缘?那是因为孩子们的脑袋里盛开着诗的花朵,有着丰富的想象力。他们用自己创造性的想象来认识并诠释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在他们通过想象而诗化的世界里,花儿会笑、鸟儿会唱、草儿会舞、风儿会跑……

雪野在揭牌仪式上讲话

  作为儿童诗的领军人物,雪野的想象力来源于他小时候的一段经历。他清楚地记得有个六七岁时的中午,他帮母亲到小卖部打酱油,听到店里传出一阵声音,“岳云扳鞍上马,两腿一夹,手持双星锤,直向敌营杀去”。尽管没有读过书,收音机评书里简单的几句话,就让小雪野的脑海里浮现出了鲜活的场景。自此以后,雪野迷上了听评书,但家里没有收音机,于是,不管刮风下雨,每天中午12点半,他都会准时出现在小卖部的门口,有时怕被老板发现,就躲在围墙边偷偷听。“评书让我养成了一种习惯,任何文字到脑子里都会形成具象的表达,启蒙了我的想象力。”雪野说。

  工作之后,雪野最初在城中小学教数学,他发现把课本中的“小明、小红、小冬”换成“大象、小蚂蚁、小鸟”等动物以后,孩子们的理解能力得到了提升,学习速度更快了。逐渐地,他开始在课堂之余教孩子写诗,没想到一下子就有了成效,校长金慰祖鼓励他在全校推进。诗教方法引起了《宁波日报》关注,在全市小学教学研领域得到了巨大反响,也推动着雪野走上了专业的儿童诗创作与教学之路。

  30年来,雪野在国内20多个省市授课办讲座,创作及主编了90多本作品集。他的诗歌干净纯粹,他教孩子用最质朴的语言表达最超凡的想象。在他看来,想象力是可以保养的。“人的想象力一般在14周岁时达到峰值,之后开始滑坡,要拉缓这个过程,最好的办法是接触艺术——诗歌、绘画、音乐等。我们都知道爱因斯坦是著名的科学家,但很多人不知道,他其实一生都在写诗,还写了大量的爱情诗,这让他的想象力永远没有停滞发展。”雪野表示,他与诗词打交道,与书画作伴,这让他的想象永远驰骋。多年来,创作、主编与教学三条主线互相交织,已然编成了一条厚实蓬松的毯子。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